蓝谷欠薪又被堵厂,一年历经了停产,复产,再停产!馬可波羅磁磚,以前就是使用藍谷的磚胚。

近日,陶城报记者接到报料称,2015年7月被传面临倒闭的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自2015年9月30日宣布正式复产后,在今年5月10日再次宣布停产。

5月23日上午,在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政府发生了一起工人聚众讨薪事件,事发缘起于蓝谷陶瓷发布的一则《公告》,《公告》称:由于承租经营的承租人清远市陶冠建材有限公司(简称陶冠)拖欠工人四个多月工资及租金,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简称蓝谷)已向清城区人民法院起诉陶冠,正在进行诉讼阶段。由此原因,蓝谷在2015年停产后,8月份承诺各供应商货款、客户及个人欠款的支付时间,本月无法兑现,待本公司处理完员工欠薪问题后,再具体公布答复。



当日上午,这些工人便一起前往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政府,讨要蓝谷拖欠的2016年1月份、2月份、4月份工资。经过多次交涉,5月26日,蓝谷工人领到了2016年1月份、2月份工资,4月份工资也将在随后发放,5月27日,蓝谷陶瓷开始出货,但在31日遭到供应商阻拦。
从私抛厂到走品牌路线,蓝谷陶瓷虽然认识到了转型对于企业生存的重要性,但在经营模式上,依然没有走出原来的老路子。老瓶装新酒的蓝谷陶瓷,在转型的路上苦苦挣扎,陷入资金短缺的泥潭,在突围的突境中,被工人和供应商围堵拦截。

藍谷陶瓷廠——馬可波羅Marco Polo磁磚就是用藍谷的磚胚




停产,复产,再停产
蓝谷东山再起受挫
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2月,拥有蓝谷陶瓷品牌,主要生产抛光砖类产品,包含加厚加白砖、渗花砖、微粉砖,以及为行业内品牌厂家贴牌生产,也仅限于抛光砖类产品。在清远当地,蓝谷陶瓷是颇有名气的私抛厂,2008年到2009年左右,受益于房地产市场的高速发展,蓝谷陶瓷的发展也达到了高峰。
2013年下半年,蓝谷陶瓷开始走下破路。据蓝谷的工人透露,原本一直正常供应的原料不能及时到位,承诺给供应商的货款也由3个月延长为半年,再延长到一年结算。此外,对于一些日常维修配件、清洁工具、劳保用品等也不能及时买回来。此前管理干部人员每年都能拿到的提留金,到了2014年就被拖欠。到了2016年3月,劳资双方对簿公堂,老板表示这笔钱为效益工资,公司效益不好取消了。事实上,从2014年6月份开始,虽然工资时常会出现延迟发放,但最长没有拖延超过3个月,蓝谷陶瓷对员工的解释是资金周转比较紧张。但出于对公司的信任,员工们并没有意识到这可能是公司已经出现问题的征兆。
2015年7月15日,蓝谷陶瓷第一次遭遇建厂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因为资金链断裂,生产无以为继,宣布停产整顿,1000多名员工被欠薪3个多月(包含2015年4月份、5月份、6月份、7月份工资)。随后,爆发了蓝谷工人“堵厂堵路”、“跳楼”、“围堵市政府”、“拉横幅”等方式进行讨薪维权事件。
2015年9月30日,陷入停产风波的蓝谷陶瓷正式复产,蓝谷周姓负责人表示,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与支持下,蓝谷陶瓷正全面开展复产工作,包括此前未支付的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都在协商中,力求早日解决。另据蓝谷工人刘强(化名)透露,复产后,佛山市西马建材有限公司一名叫李平超的销售,以西马的名义承租了蓝谷陶瓷的生产线和场地。2015年10月21日,李平超以法人的身份成功注册了清远市陶冠建材有限公司,并由陶冠取代西马,与蓝谷陶瓷正式达成承租协议。
然而承租了半年之后,蓝谷陶瓷再度陷入危机。2016年5月10日,蓝谷陶瓷再次宣布停产。5月11日,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进驻蓝谷,查封所有库存瓷砖。5月13日,蓝谷召开内部会议告知,从5月14日起,管理人员全部放假10天,在10天发放一月份、二月份、四月份工资,再做复产计划。
5月23日,当这些工人还在满怀期待地等待厂方发放工资时,等来的却是一张《公告》,《公告》称:由于承租经营的承租人清远市陶冠建材有限公司(简称陶冠)拖欠工人四个多月工资及租金,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简称蓝谷)已向清城区人民法院起诉陶冠,正在进行诉讼阶段。由此原因,蓝谷在2015年停产后,8月份承诺各供应商货款、客户及个人欠款的支付时间,本月无法兑现,待本公司处理完员工欠薪问题后,再具体公布答复。

时间一天天过去,
等来的只是一张张执行不了的通知
据了解,蓝谷自去年7月宣布停产之后,为了讨要工资,部分蓝谷工人已多次到清远市政府、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政府、清远市信访局、清远市劳动局、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上访,反映被欠薪的问题,请求政府出面协调解决。
2015年8月13日,在清远市清城区仲裁委、源潭镇政府、源潭人社所主持下,劳资方在源潭镇人民政府自愿达成了劳动赔偿协议。而对于蓝谷管理人员2014年全年及2015年上半年的提留金问题,劳资双方存在争议,调解未成功。
2015年10月16日,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综合信访维稳中心联合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发布一则《通告》称:通过变现产品和筹措资金,现已打入清城区法院执行局帐户的资金6452290.60元,已够支付2015年6月份在职员工1056人、2015年5月份离职员工127人、6月份离职员工87人、7月份离职员工24人的工资,共计5824298.00元。并表示,可保证在2015年10月23日前发放打入到员工账户上;2015年11月底前发放2015年7月份在职员工1058人,工资总额3226841.22元。
蓝谷工人们表示,已经于2015年11月底收到2015年4月份、5月份、6月份工资,不过,仍有五名工人反映没有收到6月份工资。对于在2015年11月底前发放2015年7月份工资和劳动赔偿金两笔款项至今仍未发放。
调解书、通告早已下来,蓝谷却迟迟不履行。在承诺无法兑现时,何鑫(化名)等工人向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递交了申请执行书,法院也受理了并决定执行,但至今没有结果。何鑫反映,每次跑去执行局问,工作人员都回复说“正在处理中,回去等消息”。他无奈地说,“每次听到的都是回去等消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等来的只是一张张执行不了的通知、通告、告示。”何鑫说,虽然政府、法院已经介入此事,但都需要走程序,需要递交各种资料,办各种手续,需要在相关的政府部门来回地跑,还得要有时间去耗,“大家都是扛着家庭担子,离乡背井出门打工挣钱的,哪有那么多时间耗在里面。”何鑫表示,眼看着已经过去10个月了,自己辛辛苦苦干出来的血汗钱还是遥遥无期,被《通告》点燃的希望此刻又跌入谷底。
曾经的蓝谷陶瓷管理人员李云鹏(化名)则回了江西老家,从讨薪到现在,他从老家往返清远已有5次,每次在清远停留最长时间为4-5天,最短2-3天,“到现在工资没要到,自己还倒贴了近万元的交通费和食宿费。”他表示,现在只要一打电话去清远市相关的政府部门询问事情进展,对方一听是“蓝谷”,就说领导不在、领导下乡了或是在开会。
刘强说,两次去到清远市信访局、劳动局,清新县信访局、源潭镇政府、清城区人民法院上访,询问进展,但都被各级政府当成皮球踢来踢去,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他表示,自己也要生活,也有工作要做,没有太多时间跟厂方耗,在大家的商议下和源潭镇政府的推荐下,蓝谷工人将讨薪案交由大观律师事务所全权代理。

陶冠成为蓝谷无法兑现工资的挡箭牌
2016年年初,代理律师就蓝谷管理人员2014年全年及2015年1-6月份提留金问题向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案已于3月底开庭审理,但至今未出判决书。律师表示,“走程序,短则三个月,长则半年”。
对于劳动赔偿金及2015年7月份工资问题,律师表示已向法院申请了执行,“2016年4月,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司法拘留了蓝谷的法定代表人。目前的问题是,蓝谷没钱,法院执行不了。”律师说。
对于蓝谷没钱的说法,张浩也表示认同,“现在蓝谷老板确实是没有钱,蓝谷老板说,他的房子、车子都已经卖了一部分,现在还可以把厂也卖掉,之前有供应商来谈过,但对方觉得太贵了,没卖成。但只要有钱就一定还,现在没钱也没办法。”蓝谷老板说要卖掉的工厂,是指2012年在佛山高明正式投产的佛山市豪帮陶瓷有限公司,已于去年7月宣布破产倒闭。张浩说,老板每次都以这样的态度来推卸责任,让还债一事不断延期。
李云鹏对此提出了质疑,他告诉记者,蓝谷宣布停产时,仓库里存放着价值近1亿元的瓷砖,如果把库存的瓷砖都卖完了,足以发放工人工资。但砖全部卖完了,工资没发下来,钱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当蓝谷陶瓷在5月23日发布公告称,准备起诉拖欠工人工资的陶冠时,工人们的心又一次跌到了谷底。张浩(化名)看到这张公告后,他的第一反应是,“不知道工资又要拖到猴年马月了”。他称“去年7月份的工资还未发放,今年又有4个多月的工资未领到,前前后后算起来,我已经搭进去5个多月,5万多元的工资了,如果再算上2014年全年和2015年上半年管理人员的提留金,就有近10万元了,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生活。”
当日上午,蓝谷陶瓷80多名工人,一起前往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政府讨薪,政府部门回应说,先签工资表,最快就十多天解决,慢就要等两三个月。
据了解,复产后的工人一部分是重新招聘,极少数为原来蓝谷的老员工,在一些重要岗位上,比如窑炉主任、原料管理人员、烧成管理人员、厂长都由陶冠法定代表人李平超亲自聘请。不过,复产后所有员工都没签订劳动合同,全部算作新员工入职。张浩说,就在5月18日,蓝谷还下发了通知,要求所有员工去办公室补签《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是蓝谷,只签姓名和家庭住址,不签订合同的起始日期。
从公告的内容来看,蓝谷之所以无法兑现工人工资、供应商货款等,原因在于承租经营的承租人陶冠拖欠工人四个多月工资及租金,蓝谷需要向法院起诉陶冠,现在进入诉讼阶段。一纸公告,蓝谷以正当的理由将承诺的兑现日期再次往后推延。
公告中提到了陶冠拖欠工人四个多月工资及租金,为了证实该说法。记者电话联系了陶冠法定代表人李平超,他表示,工人是蓝谷雇佣的,陶冠只是租用蓝谷的生产线和场地。
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东)网站查证,陶冠的股东为梁伟杰、陈啟升、李平超。据蓝谷的工人透露,陶冠的法定代表人兼销售总经理李平超,此前一直维系着西马与蓝谷陶瓷业务来往,梁伟杰为蓝谷的一名采购,陈啟升则是蓝谷陶瓷法定代表人刘信江的外甥。

从私抛厂到走品牌路线,
蓝谷转型失败
据记者调查,蓝谷陶瓷最初以私抛厂起家,此前一直为他人做“嫁衣”,为行业内一些品牌陶企提供砖坯。2000-2010年间为私抛厂的黄金发展期,蓝谷在此期间也赚到了第一桶金,积蓄了一定的资本和实力。此后,随着行业设备的不断升级,人力成本的大幅上涨,蓝谷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从蓝谷自身情况来看,设备陈旧,产能低下。据蓝谷工人张浩回忆说,2010年时,蓝谷的一条窑一天生产砖坯1.4-1.5万平方米。而在当时,已经有一些私抛厂一条窑一天生产砖坯达到了2-3万平方米。另一方面,受市场不景气的影响,更多的陶企精打细算,使得私抛厂的砖坯采购难度越来越大。一批私抛厂不能适应而倒闭,另一批私抛厂开始尝试转型。
在当时的环境下,私抛厂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转型,要么离场。蓝谷陶瓷在2010年开始尝试转型,转型的方向则是建立品牌,走品牌化发展道路。李云鹏表示,蓝谷品牌化转型走的并不顺畅。在企业运营和业务销售方面,依旧以私抛厂的模式运作,在管理人才任用方面依旧沿用私抛厂老员工,这些员工对于品牌的认知、操作相对较弱;在营销体系建设方面,走代理制,由业务人员发展区域市场;在营销中心建设和品牌建立方面,2013年,蓝谷在华夏陶瓷博览城大手笔投入建一个15500m2的大型展厅,但品牌影响力依旧微乎其微。
更为重要的是,从产品生产来看,生产线单一,只是上了抛光线,长期生产抛光砖一种产品,产品研发跟不上市场需求,一年只推一至两款新品。产品创新不足,局限于渗花砖、微粉砖,产品缺乏竞争力;另外,随着抛釉砖、仿古砖大理石等瓷砖产品的兴起,享有“地砖之王”的抛光砖受到大力冲击,市场需求缩水,产能过剩。尤其是在2011年-2015年期间,抛光砖市场经历了一轮急剧下滑,据2014年全国瓷砖产能报告显示,2011年全国共有1081条抛光砖生产线,而2014年全国抛光砖生产线总数为837条,减少23%,大环境如此,对于品牌影响力薄弱的蓝谷来说,在此期间,也难逃一劫。
除此之外,盲目扩张、投资,挤占了蓝谷正常经营的资金,拆东墙补西墙,终因豪帮经营不善倒闭,蓝谷牵连其中。在记者调查中了解到,2010年,蓝谷两个股东刘信江与苏启镗在佛山高明区小洞工业园注册成立了佛山市豪帮陶瓷有限公司。豪帮定位为做高端产品,并全部引进意大利萨克米生产设备,主营微晶石和全抛釉产品。
然而,豪帮的筹建工作并不顺利,从2010年6月开始筹建到2012年5月正式建成投产,期间曾受到政府土地指标限制多次停工,造成预定的进口设备未能及时提运而损失严重。此外,受政府五年来未能办齐土地证、房产证的影响导致豪帮无法向银行融资,转而采取其他融资方式,增加融资成本使得豪帮负担加重。而由于小洞工业园只能使用天然气,与周边产区相比,成本费用居高不下,导致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销售严重萎缩,豪帮严重亏损,资金链断裂,62家债权人向法院起诉并查封公司资产和银行账户。
李云鹏表示,豪帮的运转资金大部分都是从蓝谷调拨的,高投入的豪帮自投产以来月月亏损,年年亏损,殃及蓝谷。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